Use the translation feature to translate novels into different languages

Divine Sky Sword Chapter 29

CSI
熊倜道:“这倒不用了,有我和尚贤弟一起去,已经足够应付了,何况你的事情又多,怎可为这小事,而耽误了正事。”

叶老大道:“这样也好,只是你二人万一有什么应付不周的事,可千万要马上通知我,凡是有古钱为记之处,都可留话。”

熊倜心急如焚,简单地包了几件衣服和一些银两,因为武当山就在湖北境内,路途不远,是以也未骑马,就和尚未明匆匆走了。

赶到渡头,却发现连一条空船也没有。

尚未明见熊倜焦急得很,安慰地说:“大哥何必着急呢,反正我们也不差这一时,我们不如到前面去看看,也许那里倒有船。”

熊倜道:“不是我要争这一时半刻,实不瞒贤弟说,此刻我真是心中无主。”

尚未明笑道:“那自然了,要是我心爱的人被人掳了,我会更着急呢。”

走了一会儿,已是渡头之外了,岸边也没有什么人迹,熊侧不禁埋怨尚未明道:“这种荒僻的地方,更找不到渡船,我想还是回头吧。”

尚未明道:“反正那边也没有船,而且那些船上的女子,见了我们像是怪人似的,一直看着,讨厌得很,倒是这种地方,只要有船,必定肯搭我们过江的,最多给船资就是了。”

熊倜无可无不可地跟着尚未明往前去,心中却在想着心事,他盘算着到了武当山,最好能够不动于戈,就将夏芸带回。

尚未明突然笑道:“怎么样,我说有船吧!”

熊倜往前一望,果然有艘小船泊在前面。

于是他们快步走上前去,见那船的后梢蹲坐个船夫,便喊道:“喂,船家,帮帮忙,快点渡我们过江,船钱不会少给你的。”

那船家沉着脸说:“对不起,这艘船已经为前面的相公包了,不能搭别的客。”

尚未明道:“可不可以找那位相公商量一下,船钱我们出好了。”

哪知舱中突有一人不耐烦地说:“什么人这样哕嗦,这船我一个已包了,任你是谁都不能再上来,你听见了吗?”

尚未明一听此人说话这么蛮横,不禁有气,说道:“喂,朋友,你客气点好不好?”

船舱那人好像气更大,叱道:“我不客气又怎么样?”

人也跟着走了出来,是个衣着非常华丽的少年公子,熊倜见了一愕,认得是孤峰一剑边浩,便知道这又是一场麻烦。

边浩一走出舱,横身一望两人,突然看见熊倜,冷凄凄一声长笑道:“好极了,好极了,今天又碰到了阁下。”

他又横眼一望尚未明,说道:“怎么阁下那位女保镖呢,现在却换了个男的?”

尚未明倒真的愕住了,他以为两人本是素识,但听此人话中却带着讥诮。

熊倜虽觉边浩狂傲太甚,但他想边浩既能与东方灵齐名,被并称为“南北双绝”,而且与东方灵又是朋友,想必此人除了狂傲之外,绝无恶迹,便也不想和他结仇,是以并未反唇相讥。

边浩却以为熊倜怕了他,而且他早对熊倜不满,又不知道熊倜的姓名来历,是以狂态更作,说道:“我当是谁敢硬要搭人的船,却原来是阁下,只是阁下的那位女帮手没来,我看阁下还是省省事吧。”

尚未明见他越讲越不像话,便向熊倜说:“大哥,你认识他?”

边浩一阵狂笑,说道:“认得又怎样,不认得又怎样,难道你想架个横梁子?”

熊佣此刻也沉不住气了,叱道:“姓边的,你最好少说废话,我不过看你是我东方兄之友,才让你三分,你却别以为我熊倜怕了你。”

边浩一听“熊倜”两字,真是所谓“人的名,树的影”。微微一愕,随即笑道:“原来阁下就是熊倜,看来今日我的剑倒真的可以过瘾了。”说罢又是一阵狂笑。

尚未明等他笑过,突地哈哈也笑了起来,而且笑的声音更大。

边浩愕然道:“阁下何人?为何发笑?”

尚未明冷冷道:“我笑你的剑今日只怕真要过瘾了。”

边浩怒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配向我叫阵?”

尚未明道:“我正要问你是什么东西,也配向我大哥叫阵?”

他朝边浩轻捷地招了招手,又道:“像你这样的东西,只配和我这样的东西较量,来来,我保险让你过瘾就是了。”

熊倜忙道:“贤弟不要包揽,这人是我的,不管你的事。”

边浩见他两人抢来抢去,竟将自己看成消遣似的,再也摆不出名家的架子,怒道:“你们两个一齐来好了,让边大爷教训教训你们。”

尚未明道:“只怕今日是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!”

边浩叱道:“我先教训教训你。”

他一掌齐出,便向尚未明击下,孤峰一剑得以享名江湖,名列“双绝”,武功实是不凡,他这一施展掌力,只觉风声呼呼,满地飞砂,声势的确惊人得很。

铁胆尚未明也知道此掌非同小可,但他自幼遇师,苦练多年,招式也许没有熊倜以及边浩两人因各有名师奇缘而施出的巧妙,但掌力确绝不逊色,是以他曾和熊倜对了一掌,也是扯个平手。

此刻他做一挫腹,双掌蓦翻,吐气开声,又硬生生接了边浩一掌。

这一掌两人俱是全力而施,比起熊倜和他的一掌,又自不同,只听一声大震之后,尚未明固是连退数步,边浩在空中一翻身,险些跌在地上。

熊倜突地一步站在他两人当中,说道:“你两人都不能动手。”

尚未明道:“为什么?”

熊倜指着边浩问尚未明道:“你认得此人吗?”

尚未明摇摇头。

熊倜又指着尚未明向边浩问道:“你又知道他是什么人吗?”

边浩自也摇头。

熊倜笑道:“就好了,你两人既然互不相识,怎能随便动手?”

他这一番歪理,倒将两人都问住了。

于是熊倜又对边浩说道:“可是你我两人又不同了,你自然认得我,我也知道你就是鼎鼎大名的边浩,我们动手,就合理得很了。”

边浩被问得啼笑皆非,正不知如何答话才好,尚未明却又横身一掠,抢到熊倜前面,对边浩说道:“原来阁下就是孤峰一剑?”

边浩道:“你也知道?”

尚未明道:“当然,当然。”他又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:“我就是铁胆尚未明,你知道吗?铁就是钢铁的铁,胆就是月字旁加个旦字。”

此番轮到边浩和熊倜两人不知他在弄什么玄虚了,边浩自然也听到过尚未明的名字,说:“这样看来,今日之会,真的更有意思了,原来阁下就是两河绿林道的总瓢把子。”

尚未明道:“岂敢,岂敢,正是区区在下。”

他又回头对熊倜道:“现在他认得了我,我也认得了他。我和他动手,也很合理了吧?”

熊倜点头。

尚未明再向边浩说道:“好了,好了,你过瘾的时候到了,快动手吧。”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