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se the translation feature to translate novels into different languages

Divine Sky Sword Chapter 28

CSI
熊倜明知道绝不可能,夏芸身受重伤,怎能蹿到梁上去贴这张条子,而且更无此必要。

于是他摇了摇头,他原想说这可能是屋中早有的,但是叶老大突然说:“这条子我看倒来得非常蹊跷,屋中先前并没有的。”

尚未明一听,更不答话,微一纵身,向那纸条处蹿去,哪知他人在空中,却发现熊倜正也像电光火石般向那纸条蹿去。

于是他人在空中猛然停顿,一换真气,人便飘然向下而落,他身形虽不如熊倜般那么安详而巧妙,但却轻灵无比,身体每一部分都被极周密地运用着,像是一只灵雀。

他落在地上后,抬头一看,却见熊倜仍然停留在梁上,他一只手搭在梁上,身体便平稳地垂直在空中,另一只手却正拿着那杏黄色的纸笺在细细地看着,面色显得甚是忧虑,但却不惊惶了。

片时,熊倜像一团飞落的柳絮,落到地上,眼中满是思虑之色,无言地将字条递给叶老大,尚未明忙也凑了上去。

尚未明一见那字条上的字竟是用朱笔写上的,心中便明白了几分,他只见上面写着:

“兹有女子姓夏名芸者,擅自窃取我武当掌教历代所传之‘九宫连环旗’,似有意对我武当不敬,今已将该女子擒获,得江南女侠东方瑛之助,解上武当,听候掌教真人发落,特此字谕。”下面的具名是写着“武当山,掌教真人座前四大护法。”

尚未明眉心一皱,正想发话,那叶老大却一挑双眉怒道:“这武当四子也未免欺人太甚,就算官府拿人,也没有听说半夜里将一个受了伤的女子从床上架走的,他武当派算是什么东西?”

尚未明与叶老大相识以来,尚未见过他如此说话,知他也动了真怒。

那叶老大双手一分,将那字条撕得粉碎,说道:“什么字谕不字谕,武当四子凭着什么就敢如此骄狂,我叶老大倒要见识见识。”

那熊倜一直没有说话,此刻突然道:“其实芸妹被解到武当山,我倒放心些了,先前我还怕她遭了什么不测,想那武当派,到底是武林正宗,谅也不会对一女子如何的,唉,事情多么凑巧,我若不是那时出去了,也不会有这种事发生。”

尚未明脸一红,道:“小弟也惭愧得很,就在这栋房子里,发生了此事,小弟竟睡得像死人似的,一点也不知道。”

熊倜忙道:“贤弟也不用说这样的话,现在惟一需做的事,就是该想办法怎么解决此事,唉,说良心话,芸妹当日也确有不是之处,但他们武当派也未免太狠了,既然将人击伤,还要来这么一套,说不得到时候只有和他们翻脸了。”

叶老大道:“那纸上所写的江南女侠东方瑛,是不就是那飞灵堡主东方灵的妹妹,怎么她也来蹚上这一趟浑水。”

熊倜苦笑了一下,他知道这里面必然又夹缠着一些儿女私情,但他想东方灵一向世故,怎的让他妹妹做出此事。

他哪里知道东方灵却根本不知此事。

原来当晚东方灵兄妹在屋顶上的时候,夏芸嗯了一声,东方灵息事宁人,强着将妹妹拉走。

但那东方瑛却也是七窍玲珑之人,心知屋下必有古怪,两人回到店房时,那武当四子正在大怒,声言必要找着熊倜、夏芸两人。

原来熊倜救走夏芸后,东方兄妹随即追去,武当四子却觉得人家既已受了重伤,此事也算可以扯过了,遂仍留在院中。

凌云子性情本傲,人又好胜,此刻回身对丹阳子道:“师兄,你看我的剑法可又进步了些,这一招用得还不错吧?”

他话刚说完,忽觉身后似有暗器破空之声,但手法却甚拙劣。

凌云子武功高强,对暗器也是大大的行家,此刻听那风声,来势甚缓,而且无甚劲力,手法普通得很,怎会放在心上,随手袍袖一拂,便将那些暗器拂开,转身正想发话。

哪知他刚一转身,却又有一粒石子向他面门打来,那石子非但无声无音,来势之快,更是惊人,是被人用一种内家的绝顶阴柔之力所发出的,而且部位甚刁,好像早就知道凌云子会转脸到这里来,这粒石子就在那地方等着似的。

凌云子大意之下,发暗器之人手法又超凡入圣,在此情况,凌云子焉能再躲,叭的一声,鼻梁上被那石子打个正着。

屋顶上冷冷一笑,一个极为轻蔑的声音说道:“少说大话。”

这院中俱是身怀绝技之人,反应本快,身形动处,全上了屋顶,但见星月在天,四野茫然,连条人影都没有看见。

武当四子在江湖中地位极尊,武当派又是中原剑派之首,他们哪里吃过这种大亏,尤其是凌云子,素来心高气傲,目中无人,如今不明不白吃了苦头,连人家影子都没有看到。

他们自是不知这是毒心神魔侯生所为,丹阳子更武断地说道:“此地一夜之间,绝不会来如许多高人,想此人身手之速,内力之妙,我看除了熊倜之外,绝非他人。”

凌云子怒道:“起先我见那熊倜年轻正派,武功又得自真传,对他甚是爱惜,却想不到他竟如此卑鄙,对我施下了这样的暗算,这样一来,我若不将他整惨,他也不知道我武当四子的厉害。”

这武当四子虽是出家人,但身在武林,哪里还有出家人的风度,东方灵兄妹回来时,他们正在怒骂着熊倜和夏芸。

东方瑛对熊倜一往情深,但熊倜却处处躲着她,而且她看着熊倜和夏芸同行,又冒着极大的危险将夏芸救了出去,女孩子心眼本窄,爱极生恨,恨不得武当四子连熊倜也一块儿对付了,夏芸更是被她恨得牙痒痒的,因爱生妒,原是常理。

此时她便悄悄地又溜了出来,再往适才听见“唔”了一声的地方去查看。

这时候正是熊倜和夏芸在找着店招之际,东方瑛远远看到熊倜紧紧抱着夏芸,夏芸的一只手还勾着熊倜的脖子,更是气得要死。

但她却不敢再往前走,也不敢发出一丝声响,怕惊动了熊倜。

接着她看到熊倜纵身进了一家店铺,就未再出,此时天色已亮,她远远望清了那店的招牌,才回到客栈去。

自然,东方灵少不得要问她跑到什么地方去了,东方瑛心灵嘴巧,说了一个谎,东方灵也没想到会生什么事故,便也罢了。

当天下午,东方灵急着回去看若兰,便要东方瑛一起回去,东方瑛却说要去找峨嵋双小玩玩,叫东方灵一人回去。

东方灵拿他这位妹妹一向无甚办法,而且东方瑛的武功防身绝无问题,再加上自己在武林中的地位面子,于是他就放心一人走了。

东方灵一走,东方瑛就将夏芸、熊倜藏身的地方,告诉了武当四子。

晚上,东方瑛带着武当四子到熊倜和夏芸的存身之处,在路上,他们突然看见两条人影,以无比的速度走向城外,丹阳子暗叹道:“看来武林之中,真是大有奇人,就在这小小的地方,居然又发现了此等人物,身手却又比我等高出几许了。”

无巧不巧,那两条人影却正是毒心神魔和熊倜两人,是以他们到时,熊倜已不在店中了。

他们在叶氏兄弟的店中,极小心地探察了一遍,尚未明及叶氏兄弟、马氏双杰,正因酒醉而熟睡,并未发觉这几人的行动。

甚至当凌云子故意弄出声音的时候,屋里也没有任何反应,凌云子奇怪道:“熊倜武功极高,怎的耳目却这样迟钝?”

此时偌大一栋房屋里,除了丫头小厮外,惟一清醒的只有夏芸一人,她听到外面的人声,却以为是熊倜。

于是她挑亮了灯,正想出去看看,但胸腹之间仍在隐隐发痛。

她看见窗子仍然开着未关,又想去关窗子,哪知风声飕然,凌云子和东方瑛已由窗口蹿了进来,她大吃一惊,身受重伤,动弹不得。

此刻她惟一能做的事,就是张口呼唤,哪知她声音还没有发出,东方瑛娇躯一闪,电也似地出手点了她耳旁“灵飞”穴。

凌云子随即闪入另一间屋子里,那正是熊倜所睡的,凌云子见床下放着双鞋,床上的人却不知去向了,他暗忖此屋必是熊倜所睡,但他人呢?

东方瑛连被一卷,将夏芸娇怯怯的身子横放在肩上,说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凌云子道:“还有熊倜。”

东方瑛道:“只要捉了夏芸,熊倜还怕不来找她吗?”

凌云子心想:“这粉蝶果然心思灵敏。”遂取出信纸朱笔写下了这张条子,也正因为是他写的,所以语气才会那么狂妄。

熊倜等人看了他们留下的纸条,叶老大一问东方瑛,熊倜就想到其中又可能牵涉到自己和东方瑛之间的情感,一时没有答话。

尚未明见了,便道:“我这个大哥,英俊倜傥,真是人如其名,看这个情形,东方瑛横加一脚,说不定是在吃夏芸的醋。”

熊倜被他这一笑,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,但他瞬即想到此事的严重,就说道:“看来不管会惹出什么后果,我都要到武当山一行的了。”

尚未明道:“这个当然,我也不必要赶回两河,正好陪大哥一起去。”

叶老大道:“这件事在我兄弟处发生,我兄弟也要算上一个。”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