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se the translation feature to translate novels into different languages

Divine Sky Sword Chapter 22

熊倜笑着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小弟还有些事情,少陪了。”

史胖子朝他做了个鬼脸,笑说道:“当然,当然,敝镖局就设在武昌,小弟这次保着一批盐款到江南,日后有缘,还望能一睹风采,敝局的王总镖头,对阁下也仰慕得很。”

熊倜一拱手,也连忙跟着夏芸走进房去,他知道夏芸一定生气了。

果然夏芸知道他进了房间,掉过头去,也不理他,熊倜便拼命地咳嗽。

夏芸忍不住,噗嗤笑了出来,说道:“你咳什么嗽,再咳我也不理你。”

随又生气道:“像你这样大英雄,理我干什么,喂,我说熊大英雄,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呀,要不是那胖子一恭维,到今天我还蒙在鼓里呢。”说着小嘴一嘟,又掉过头去。

熊倜过去,用手抚着夏芸的肩膀,道:“你听那胖子的瞎恭维我干什么,其实我的武功比起你来,真差得远呢。”

夏芸肩膀摇了一摇,说:“你别骗我,下次我再也不受你的骗了。”

熊倜笑道:“我真的不骗你,你看连孤峰一剑都怕你,我更不行啦,你也别生气,你在江南武林中又没露过脸,也难怪史胖子他们不知道你,要是他们看到你的武功,我担保他们更要佩服得不得了。”

夏芸高兴地说:“真的吗?”

熊倜笑着说:“当然啦。”

夏芸又不好意思起来,说:“其实我也不是气他们,我只恨你,明明有一身好武功,还骗我,装出一副书生样子。”

熊倜笑着说:“我又没有跟你说过我不会武功,是你自己说我不行的呀。”

夏芸想了一想,埋头到桌子上,说:“我困死了,只想睡,你回房去吧。”

熊倜说:“你不怪我啦?”

夏芸哼了一声,伏在桌上,也不再说话了,熊倜当她真要睡了,也回到房里睡了。

第二天早上,史胖子一早就气呼呼地跑到熊倜的房里来,熊倜见他这么冷的天气,额上的汗珠却一颗颗往下直掉。

史胖子一进门,就说:“熊兄千万救我一救,敝镖局的九宫连环旗,昨夜竟被人拔了去,这事关系太大,小弟实在担当不起。”

熊倜也惊道:“真的吗?”

史胖子说:“熊兄别开玩笑了,熊兄若不知道,还有谁人知道?”

熊倜一听,沉下脸来说道:“史兄这话却怎的讲法?”

史胖子从怀里拿出张纸条来,熊倜接过一看,只见上面写着:

“要找镖旗,去问熊倜。”

字迹清秀得很,熊倜沉吟了半晌,说道:“这镖旗的事,我是实在不知道,不过我想,大约是我那朋友夏姑娘一时气愤之下,才去拿的,史兄请放心,你我一起去她房里,史兄只要稍为恭维她两句,我担保镖旗一定拿得回来。”

史胖子伸手拭去额上的汗,连声说:“这可真吓死我了。”

两人走到夏芸房里,只见夏芸正对着镜子在理头发,看见两人进来,理也不理,熊倜朝史胖子做个眼色,史胖子点了点头。

他走到夏芸身旁,一揖到地,说:“昨天史某人该死,不知道姑娘是位高人,言谈中尢意得罪了,还请姑娘莫怪。”

夏芸眼角也不瞟一下,冷着脸说:“吆,史大镖头,这可不敢当,一大清早跑到我房里来,又是作揖,又是赔罪,干什么呀!”

史胖子说:“不知者不罪,还请姑娘高抬贵手,把那镖旗还给我们,不但我史胖子感激不尽,就是连我们王总镖头也会亲来道谢的。”

夏芸故意噢了一声,若无其事地说:“原来你说那旗子呀,昨天我还没有看清楚,就被贵镖局的伙计训了一顿,晚上我就到你那儿去,想借来看看,哪知道你们全睡得熟得很,我只好自己拿回来了,看了半天,实在喜欢得很,真不想还给你们,不过史大镖头既然亲自来了,我也不得不卖个面子。”

她顿了一顿,史胖子连忙道:“那真太好了,我先谢谢姑娘。”

夏芸脸一板,说道:“只是我既然拿了来,总不能就这样地让你拿走呀,别人不知道,还当我怕你们呢。”

史胖子一听,急得刚擦干的汗,又往下直掉,回头求助地望着熊侗。

熊倜也走过来说道:“人家既然已经来赔话了,你就还给人家吧。”

夏芸连理都不理他,兀自冷笑着说道:“要我把镖旗还给你们也不难,只要你们镖局里的总镖头亲自前来,我要和他比划比划,看看这位四仪剑客的师弟,究竟有什么本事,我若是败了,自然将镖旗双手奉还,我若是侥幸胜了,也将镖旗还给你们,不过要借你们的口传言江湖,武林中还有我这么一号人物。”

她越说,熊倜越觉得不像话,史胖子听了,也气得浑身发抖,说道:“既然姑娘这么说,我史某人只有向上回禀,只是姑娘休怪,我史某人说句直话,像姑娘这样,就是武功再好,我史某人也不会佩服的。”

他说完掉头就走,夏芸一拍桌子,站了起来,想追出去,熊倜横身一拦,挡在她面前,说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夏芸说:“你别拦着我。”

熊倜道:“你也是的,人家……”

夏芸没等他说完,就抢着说:“好了,好了,你别说了,有人欺负我,你非但不帮我,还陪着别人一起气我。”

说着说着,她眼圈都红了。

熊倜叹了口气,说:“你真是小孩子脾气,其实人家也没有怎样得罪我们,你又何必这样。”

夏芸气道:“我的事不用你管,你被人家恭维了几句就帮着他们来欺负我。”

熊倜也气道:“不管就不管,像你这样的脾气,早晚总要吃次大亏。”

夏芸气得流下泪来,委屈地说:“我吃亏也不关你的事,你是大英雄,大好汉,我只是不讲理的小姑娘,你别理我。”

熊倜道:“你本来就是不讲理的姑娘,可是我还没有想到你这样不讲理。”

夏芸流泪道:“你走,你走,我永远不要听你说话。”

两人越说越僵,熊倜正在气头上,听她如此说,怒道:“好,好,以后你走你的,我走我的,我们谁也不要管谁。”

说完掉头就走了。

夏芸见他真的一怒而去,哇地一声,哭了出来,她从来都是被人百依百顺,受了这个气,越想越难受,越难受越哭。

对熊倜她更恨得厉害,但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情感,希望他还是跑回来,向自己道歉。

熊倜若真的回来,要她将镖旗还给武威镖局,她立刻也会还的。

但熊倜也是个倔强的脾气,他跑出夏芸的房里,本想一走了之,但他到底是个情种,对夏芸仍是放心不下,又怕那九宫连环剑王锡九来时,夏芸抵挡不住,一定要吃大亏。

他闷坐往房里,想了许久,忽地房门一动,他还以为是夏芸来了,喜得赶快跑去开了门,哪知进来的却是史胖子。

史胖子朝熊倜说道:“令友夏姑娘这样做,实在太任性了,她不知道镖旗被拔,乃是镖局的奇耻大辱,尤其是这九宫连环旗乃是当年武当掌教玄化真人未出家前的凭信,此后代代相传,武林中都恭敬得很,此番生出这样的事来,后果实是严重得很,小弟也无法处理,只得遣人飞马回报敝镖行的王总镖头去了,小弟只希望熊兄能够不要插足此事,不然日后熊兄见了武当四子,也必定不好相见。”

熊倜沉吟了半晌,叹气道:“她既然这样,我也管不得了,只是她实是小孩脾气,还望史兄能看在小弟薄面,转告王总镖头,凡事都请高抬贵手,不要太给她难看。”

史胖子说:“这当然,王总镖头大约日内就能赶到了,他对熊兄也是仰慕得很,你们两位都是了不起的人物,我倒希望日后能多亲近亲近,只要夏姑娘不认真,我想凡事都好商量。”

他停了停又皱眉道:“不过万一这事被武当山的人知道了,那些道爷虽是出家人,但一个个性如烈火,对那镖旗更是恭敬得很,若是知道镖旗被盗,一定不肯善罢甘休的。”

熊倜道:“这个只有到时候再说了。”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