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se the translation feature to translate novels into different languages

Divine Sky Sword Chapter 20

CSI
夏芸突地拉着熊倜的手说道:“我带你到当涂去,你不知道,那里今天好玩极了,本来我一个人觉得没意思,现在有你陪我,我就要好好玩一玩了。”

她挥开熊倜的手,骑到马上,说:“你也上来呀,我们两人骑在马上,一会儿就到了,你也可以试试我的大白的脚力。”

熊倜拧身也上了马,伸手抱着夏芸的腰,马呼哨了一声,那马便放开蹄跑了,熊倜只觉马行愈来愈快,路旁的树木,飞快地倒退,但却是平稳至极,不禁赞道:“这马真好。”

夏芸听他也喜欢大白,心里更高兴说:“你也喜欢它吗?”

熊侗说:“当然喜欢。”

夏芸说:“以后你要是能到我的马场去,我一定拣一匹最好的马送你。”

熊倜问道:“你有马场?”

夏芸说:“你不知道呀,我那个马场可真大,一眼望过去,连边都看不到,我爸爸妈妈最疼我,你也一定会喜欢他们的。”

熊倜幸福地说道:“只要你喜欢的,我都会喜欢。”

夏芸开心地笑了。

第六回 锋镝情潮

马一进当涂,就走得慢了,熊倜只见家家户户,都贴着大红春联,店铺虽都关起了门不做生意,但门口都站着大人小孩,放鞭炮,吃春饼,穿的是新做的衣裳。

熊倜和夏芸骑在马上,夏芸指东指西,叽叽咕咕讲个不停,又说又笑,引得路上的人都驻足而望,奇怪这美貌的少女怎会和这像叫化子似的人同乘一骑,而又那么亲热。

夏芸娇嗔道:“这些人坏死了,死盯着我们看,我真恨不得打他们一顿。”

熊倜笑道:“他们看他们的,关我们什么事?他们要看,只管看好了。”

夏芸说:“喂,我说你换件衣服好不好,不要老是这样嘛。”

熊倜笑道:“好,好,你说什么就什么,只是你看,人家店都上了门,我们到哪里去买衣服?”

夏芸道:“人家上了门,我们不会去敲他他们的门吗?”

两人骑着马在街上转了一周,找着一家卖成衣的衣店,那门口也正有三两个年轻的伙计站在那里放着鞭炮,看见夏芸跳下了马,都被她的美貌惊住,接着又看见熊倜也跳下了马,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,奇怪他们是何来路。

夏芸走过去说道:“我们想买几件衣服,要特别好的。”

其中一个年纪大的伙计说道:“今年大年初一,我们店里不做生意,你们过两天再来光顾吧。”

夏芸说:“不卖也得卖,我出双倍的价钱,还不行吗?”

那伙计眼睛一瞪,说道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不讲理,不卖就是不卖,你出八倍的价钱,今天我们这里就是不卖定了,又怎么样?”

夏芸大怒,一个箭步窜前,扬手就给那店伙一记耳光。

其他店伙一拥而来,高声道:“好家伙,青天白日之下,竟敢伸手打人,你仗着什么势力,竟敢这样猖狂。”

说着说着,有的就动起手来。动了一会儿手,那些店伙已被夏芸打得七荤八素,围劝的人越来越多,有的竟然拍手叫起来,正当此时,店中忽然走出一个肥胖的人,满脸油光光的,手里拿着两个核桃,搓得格格发响。

那人重重地咳嗽了几声,那店伙一听,便都住了手。

夏芸见那些店伙突地一齐停手,惊异地朝四周略一张望,便看见那胖子站在门口,她也是玲珑心窍的人,当然猜出那胖子是个首脑人物,便走上前去,说道:“喂,你们的店伙都是些什么人物,怎么这样子对待主顾?”

那胖子笑嘻嘻地说:“这也不怪他们,今天大年初一,小号本来就不卖东西的。”

夏芸见这胖子也是这样说法,气往上冲,说:“今天姑娘是买定了。”

那胖子仍然笑嘻嘻地说:“买不买是你的事,卖不卖可就是我的事了。”

夏芸厉声道:“想不到当涂县的生意人,都像强盗一样,今天姑娘倒要教训教训你们。”

那胖子听夏芸说他是强盗,笑容一敛,双目立刻射出凌人的光芒,突又哈哈狂笑道:“就凭你那两手,要教训我叶老三,只怕没有那么容易。”

他的笑声那么响,使人有一种刺耳的感觉,但熊倜觉得刺耳的,倒不是他的笑声,而是他口中的“叶老三”三字,熊倜暗忖道:“这胖子莫非是长江渡头那两个诡异客商的兄弟……”

他一念至此,便走上前去,朗声说道:“这位掌柜的,可是姓叶?”

那叶老三突见一个衣衫褴褛的汉子,走过来说话,他久历江湖,目光自是锐利,一眼便看出熊倜身怀武功,便也不敢怠慢,说道:“不敢当,兄弟正是姓叶,兄台有何见教?”

熊倜自管从怀中掏出那枚古钱,向那胖子说:“掌柜的可认得此物?”

那胖子见了此物,定睛注视了一会,哈哈笑道:“原来兄台是家兄好友,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连自家人都不认得了。”他又朝夏芸一拱手,笑道:“姑娘也别生气了,快请里面坐,两位既是家兄好友,别说买衣服,就是拆了这店,也没得话说。”

那胖子绝口不提他的兄长和熊倜是何交情,知道熊倜要选衣服,便选了几套精美华丽的,还带着内衣裤一齐送给熊倜,怎么也不肯收钱,熊倜心中却更奇怪,忖道:“这叶家兄弟真是奇怪,不知究竟是何来路,日后有机会,我倒要弄个清楚。”

坐了一会,叶胖子绝口不谈江湖之事,夏芸便拉着熊倜要走了,叶胖子再三挽留不住,便悄声对熊倜说:“家兄既然将此信物交给兄台,兄台便是我叶家兄弟的好友,日后无论什么事,只要用得着我叶老三的,只管到这儿来,千万不要见外。”

两人走出店来,夏芸便对熊倜说道:“你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?”

熊倜只管笑,也不答复,夏芸鼓起嘴,生了半天的气,忽又噗地一笑,说道:“好,以后你不愿意告诉我的事,我也不问你,只是有件事,你却一定要听我的话,不然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
熊倜道:“什么事呀?”

夏芸道:“这件事,就是赶紧回到客店去,换上衣服,把你身上的这套,扔得远远的。”说着她鼻子一皱又道:“还要洗个澡。”

熊倜道:“确实也该洗个澡了,我算算看,已经有三个月没有洗澡了。”

夏芸吃吃笑出声来,一摸额角,作晕倒状说:“天呀,你身上的泥,该有十斤了。”

熊倜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,将换下的衣服卷成一包,只穿着布袜子走出来,叫过店小二道:“麻烦你,替我买双鞋子来,大小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
店小二道:“哎呀,年初一可买不到鞋子,这么着,我刚买了双新鞋,大小也合适,你就将就着先穿吧。”

熊倜道:“这样也好。”

熊倜以前所穿的,俱是极为朴素的衣衫,此刻换上夏芸所购的衣服,更显得英俊挺拔,飘逸出群,夏芸见了,开心地说道:“你瞧这样多好,以后我可不准你再弄得脏兮兮的了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店伙送来些年菜,江南旧俗,每家每户,过年时都要准备年菜,家里本来只是十个人,也要准备十一个人的菜,客栈里自然更是如此,他们也知道外面无处去吃,店伙送来时,他收下了,又给了店小二些银子。

生长在北方的人,大多平日都会喝个两杯,御御寒气,熊倜虽然会喝,却不善饮,那夏芸的酒量却好,熊倜笑说:“想不到你还会喝酒。”

夏芸把酒杯放下,说:“我平常也不会喝的,今天心里高兴,才陪你喝一点,你还要笑我,那我就不喝了,好不好?”

熊倜赶紧说:“你喝嘛,我又没有笑你,只不过有点奇怪你会喝酒而已。”

夏芸说:“我十岁的时候,就会喝酒了,那时我陪着父亲吃饭,我爹每顿饭都要喝酒,喝了酒之后就叹气、难受,我妈看了也不管。”她说着眼圈都红了,又说:“我爹常说一个人一生不能做错一件事,只要他做错了一次,他的一辈子都会痛苦的。”

熊倜道:“这个倒不然,人非圣贤,焉能无过?只要做错事后知道不对,也就算了。”

夏芸说:“是呀,我也不知道我爹为什么常这样说,我也像你的说法劝他,他老人家就说我年纪小,还不懂,以后就会知道.我爹说他就是以前做了些错事,弄成一辈子心里都不舒服。”

她低下了头,像是在为那老人难受,熊倜伸过手去,温柔地握住她的手。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