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se the translation feature to translate novels into different languages

Divine Sky Sword Chapter 11

他说着说着,心酸不已,熊倜也是非常难受,但也说不出什么劝解的话来,两人黯然相对,彼此心意相通,日后竟成了好友。

吴诏云替熊倜留下了一匹马及许多银两,又再三叮咛了许多江湖上的忌禁和习俗,才互道珍重,带着镖车返回江宁。

熊倜独自骑在马上,茫然向前行走,这许多天来他虽已学会了很多,知道了江湖的险恶,人心的难测,他也知道,友情在患难中得来的才最可贵,可是前途茫茫,他现在要独自去闯了。

他路径虽然不熟,但顺着官道走,天还没黑就到了滕县,他找了个客栈胡乱住下,思潮反复,一夜未得成眠,天亮便又上道了。

他沿途问路,知道前面就是曲阜,曲阜乃春秋旧都,孔子诞生之地,熊倜读诗书,自然知道,他此时距离泰山之会尚早,何不在曲阜多呆几天瞻仰孔夫子的圣迹。

孔林在曲阜城外,为有名的胜地,到曲阜来的,差不多全要到孔林去瞻仰一番,林外绕以红垣,松柏参天,碑碣其多,熊倜到了此处,只觉得人世间的荣辱,都不再是他所计较的了。

他随处观望,忽见一个青衫老者,拄杖而来,随口歌道:

“华鬓星星,惊壮志成虚,此身如寄。萧条病骥,向暗里消尽当年豪气。梦断故国山川,隔重重烟水身万里。旧社凋零,青门俊游谁记?

尽道锦里繁华,叹官闲昼永,柴荆添睡,清愁自醉,念此际付与何人心事?纵有楚柁吴樯,知何时东逝,空怅望,脍美菰香,秋风又起。”

此词本是南宋爱国词人陆游所作,此刻这老者歌来,但觉苍凉悲痛,豪气干云。

熊倜见那老者白发如霜,面色却异常红润,行走在古柏苍松之中,衣袂飘然,直似图画中人,不觉看得痴了。

那老者漫步到熊倜跟前,朝熊倜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位老弟驻足这里,想必是也被此间的浩然之气所醉。”他微一叹气,又说:“人生百年,晃眼即过,要落得庙祝千秋,真是谈何容易。”

熊倜礼仪本周,对这老者又有奇怪的好感,闻言躬身称是。

那老者朝熊倜面上看了半晌,点头道:“果然年轻英俊,聪明忠厚,兼而有之,是个可造之材。”说着又拄杖高歌漫步而去。

熊倜站在那里愣了许久,想道:“人人都说我年轻有为,我定要奋发图强,不可辜负了自己,何况我恩怨俱如山重,如不好自为之,怎能了却,岂可为了些须事故,便意志消沉起来?”

于是他开始面对着事实,不再惧怕一些未来的事,他相信,世上任何一件事,都会有解决的办法,空自发愁,又有何用?他自知武功、经验俱都还差,但事在人为,只要努力,何患无成?

在曲阜他又耽误了几天,才动身渡泗水,直奔泰山。

泰山为五岳之长,虽然雄伟有余,但却秀润不足,因为多石少土,半山以上树木,多借云气沾濡而生,不易繁茂,只有对松山,很多树皆生于两面峭壁之上,远望黑簇簇一排,有如马鬣,白云出没其间,实是一大胜处。熊倜在此仰望南天门,神霄绛阙,去天尺五,石磴蜿蜒一线,上接苍穹,要不是熊倜身怀奇技,有恃无恐,真不免望而却步了。

熊倜正在出神,忽地远处又有人作歌而来,歌曰: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,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。

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,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,可怜白发生。”

熊倜定睛一看,却原来又是在孔林中所遇老人,拄杖飘然而来。

那老者走至近前,看到熊倜笑道:“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,想不到我们又在此相见。”

熊倜也躬身问道:“老丈何处去呀?”

那老者哈哈大笑道:“来处来,去处去,飘浪人间,快哉!快哉!日后若再相逢,那时你便是我的了。”

说完又自大笑高歌而去。

熊倜眼望他背影消失,那老者所说的话,令他觉得既奇怪又惊异,他愕了一会,游玩的心情已失,便径自返回山东旅店。

一进旅店大门,忽见里面走出三个黑衣大汉,装束和前见的黑白八骑,完全一样,走出店门时,狠狠盯了熊倜几眼,内中一人,突地转回身来,朝熊倜说:“阁下看来眼熟,可是鸣远镖局的英雄?”

熊倜怔了一怔,回说道:“在下熊倜,不知阁下有何见教?”

那大汉哦了一声,答说:“原来阁下就是近来江湖传言的熊倜,好极了,好极了,想来阁下必是前来赴敝教泰山玉皇顶之约的,现在距时还有一日,后天便是正日,阁下万勿忘记。”

说完就抱拳走了。

熊倜这才知道这大汉原来是天阴教下的人物,怪不得这等诡异。

熊倜回到房中,正觉无聊,唤小二送来些酒菜,胡乱吃了,正想早些就寝,房门一动,突地一人走了进来,也未等回应。

熊倜见那人全身也都着黑色衣服,但却不是劲装,只是普通长衫,乍一看他还以为是墨龙钟天仇,连忙惊讶地站了起来。

那人走过来却深深一揖,笑对熊倜说:“冒昧得很,前来打扰,在下江湖小卒吴钩剑龚天杰,现在天阴教,玄龙堂龙须支坛下效力,今番听说熊大侠到泰安,急忙赶来相会,还请原谅唐突之罪。”

熊倜这才看出此人并非钟大仇,不禁暗笑自己的紧张,此人虽是天阴教下的人物,但样子却比那些黑衣大汉高了一级,却不知来此何为,遂说道:“原来是天阴教下的英雄到了,不知有何请教?”

龚天杰不等招呼,便自笑嘻嘻地坐下,说道:“兄台这次在江南确实轰轰烈烈做了一番事出来,敝教非常敬仰,故此特地叫小弟前来拜访。”

原来这天阴教的组织甚是严密,教主分为玄龙、白凤两堂,玄龙堂下又分龙须、龙爪、龙尾三个支坛,白凤堂也有稚凤、凤翼、凤隐三个支坛,这三个支坛各有所司,龙须坛专司为教中吸收人才,新教徒入教等事,龙爪坛专司刑责,龙尾坛掌管教中各类汁划,凤翼坛专司教中各种祭礼,凤隐坛是为教中归隐或受伤之教徒而设。

那稚凤坛却管的是一宗极为奇怪之事,原来天阴教徒必须夫妇同教,若有新人入教,而未婚娶,那稚凤坛在一年之内,必定要为他们找到配偶,完成婚娶,故此坛中大多俱是些未婚少女。

那吴钩剑龚天杰既是龙须下的人物,到此不问可知是想吸收熊倜入教,皆因熊倜虽入道未久,在江湖中却已略有名气。

龚天杰又说道:“敝教这次自太行山主坛大举而出,便是想在江湖创一番大事,同时也是想找真正挟有奇技的人物入教。”

他端起熊倜放在桌上的茶,呷了一口,滔滔不绝地将天阴教中的梗概,全说了出来,把天阴教,更说成天上少有,地下无双,而且除暴安良,造福生民,是个救民救人的组织。

熊倜虽觉不耐,但他却是对天阴教一无所知,也不知道龚天杰此话的真假,于是唯唯答应着,若他知道天阴教的真相,怕早已反目相问了,哪里会容得吴钩剑龚天杰信口雌黄?

龚天杰歇了口气说道:“现在敝教中虽是奇人辈出,教主夫妇的武功,更是妙绝天下,深不可测,但像熊兄这样前途无量的少年英雄,正是敝教中渴求的,熊兄若能加入敝教,不但熊兄从此能借此扬名立万,称雄武林,便是敝教,也因能得着阁下这样的一位人物为幸,不知熊兄意下如何?”

熊倜沉吟了一会,他虽对天阴教一无所知,但他的直觉告诉他,此教总是太过诡异,而且定要夫妇同教,听来简直有些荒唐,但他也不肯无端开罪于人,考虑了许久,遂说道:“阁下的好意,小弟自是知道,但小弟还要考虑几天,等到小弟在泰山玉皇顶见到贵派教主之后,再作答复好了。”

龚天杰把脸一沉,忽又笑着说道:“这样也好,那么小弟就告辞了,入教之事,还望熊兄三思,此事对熊兄来说,实是有益无损。”说完又自长揖到地,笑容满面,告辞而去。

这晚上熊倜翻覆不能成眠,暗想:“天阴教组织庞大,分布更广,我若加入了,想必与我复仇之事有利,他们教徒各省都有,寻找起萨天骥来,必定容易得多,总比我孤身一人要好……”

他转念又想道:“只是此教看来却太似不正,教规更是离奇,若是个无恶不作的邪教,我加入了,却怎生是好?”

他想来想去,总得不到一个确切的答案。

晃眼过了一天,十五日凌晨,他就起身了,拾掇好一切,就往泰山赴会,心神既紧张,又兴奋,暗想道:“今日就是我决定今后的重大关键了,若天阴教真如吴钩剑所说,我不妨就加入,再有我要是见到那粉面苏秦王智逑,倒要看看他对自己有何交待。”

他沿路毫未耽误,走得极快,过了岱宗坊,一路只见游人绝少,霎时便过了经石峪,直上十八盘,便是南天门了。

到了南天门,熊倜远远就望见有十数个黑衣汉子伫立在那里,走到边前.一人笑着过来,却是吴钩剑龚天杰,熊倜忙抱拳为礼,龚天杰也抱拳笑道:“熊兄来得怎地如此之晚?小弟已恭候好久了,就请赶快上山,玉皇顶上,此刻已是群雄毕集了。”

说着拉着熊倜便走,熊倜见那十数个劲装大汉仍然徘徊在南天门处,想是阻止游人再上的。

熊倜走过那条小街,是那些卖杂物的铺子,此刻也是双门紧闭,不做生意了。

快到玉皇顶时,有几个白衣妇人走了下来,吴钩剑忙迎了过去,低声讲了几句话,遂叫熊倜过去,说道:“这就是我的内子,玉观音汪淑仙,现在教中稚凤堂下,这位就是我说的少年英雄熊倜了。”

那妇人笑着对熊倜福了一福,熊倜见她甚是硕白,身后那几个少女均甚娇美,那些少女见熊倜望着她们,均掩口娇笑起来。

龚天杰哈哈大笑道:“熊兄日后若加入敝教,小弟必叫内子替熊兄物色一个国色佳人。”

熊倜听了此话,再想起他所说的稚凤堂所司之事,不禁红生满面,玉观音见了,也笑着打趣道:“你若要找个好太太,不先拍拍我,那怎么成?”说完媚目横盼,词色更是不正。

熊倜心中不禁大忿,想道这些天阴教下的人物,果真俱都如此不正,但他到底面嫩,此刻被那些少女一笑一睬,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惹得龚天杰更是一阵大笑,但他怕熊倜脸上挂不住,旋即拖着熊倜直上玉皇顶了。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