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se the translation feature to translate novels into different languages

Divine Sky Sword Chapter 10

CSI
群豪也都下马,一人拿了一口箱子。

唐羽所捡的那口,是紫色丝带所缚住的,蓝大先生选的是蓝的,劳山双鹤所取的是黄红两口,生死判拿的是白色的,托塔天王选的褐色的,那系着黑色丝带的一口,却被日月头陀取去。

熊倜朝日月头陀说道:“这位当家的所取的,正是那口真正藏宝之箱,现在废话少说,你若能胜得过我,这口箱子理应归你所有,否则的话,就请当家的将箱子交回,请,请。”

说完他就全神凝视着日月头陀。

场中立刻又是一阵骚动,没有得到的脸上随即露出失望之色,但唐羽及生死判却神色不动,像是将得失并未放在心上。

这突来的惊喜,使得日月头陀呆了许久,才大声狂笑道:“我和尚真是佛祖保佑,偏偏得了宝物,好,好,小弟弟,我就陪你走上几招,让你没得话说。”说完笑声不绝,得意已极。

熊倜仍然伫立凝神,全神戒备,日月头陀将宽大的袈裟扎了扎紧,向他走了过来,说道:“洒家就空手陪你玩玩。”

他话尚未说完,熊倜突地无招无式,斜劈一掌,出掌的位置极为刁损,这正是从侯生所教他的几个剑式变化而出的。

日月头陀未曾看出奥妙,随便一躲,举手一格,他心中还在想:“这娃娃把事情全揽在自己身上,我还当他真有两下子,哪知却是这样的松货……”他念头尚未转完,只觉熊倜的右掌忽地一顿,极巧妙地从他胁里穿了过来,化掌为拳,砰地击在他右胁之上,他连躲闪的念头都未及生出,已着了一下。

熊倜笑道:“承让了。”

按说武林中人较技,半招之差,便得认栽,何况他还着着实实挨了一拳,但日月头陀为了这成形首乌,却也顾不得颜面了,大喝道:“小子暗中取巧,算什么好汉。”拳风虎虎,又攻了上来。

日月头陀本是少林寺的弃徒,此刻他“伏虎罗汉拳”一经施出,倒也拳风强劲,颇见功力,但熊倜却不还招,只凭着巧妙的身形,围着他乱转,日月头陀空自着力,却连衣服都碰不到一下。

场中诸人俱都是武学高明之辈,此种情况,一目便可了然,知道日月头陀决非敌手,蓝大先生看着不住点头,唐羽及生死判更是全心凝注,极小心地观看熊倜的身法。

半晌过后,日月头陀已现疲倦,须知这样打法,最耗精神。熊倜突然长啸一声,身形腾空而起,双臂如铁,硬生生从日月头陀的拳影中穿将过去,用了七成力,一掌打在日月头陀的头肩上。

幸好日月头陀一身横练,但也支持不住,全身一软,倒在地上。

熊倜脚尖微一点地,突又窜出,将日月头陀放在马鞍上的那口系着黑色丝带的箱子擢到手中,双手微一用力,人又借力窜了回来。

蓝大先生顿时喝好,说道:“我老叫化子今天虽然没福得到这件至宝,但总算眼福不差,眼看武林中出了这等后起之秀,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,一代新人换旧人了。”说完又大笑了数声,向坐在那里的门下弟子道:“小要饭,戏已看完了,还坐在那里干吗,还不站起来走路?”

熊倜道:“承让,承让,此事过后,小弟必到各位前辈府上,向各位请安,今天请各位放小弟们过去吧。”

唐羽道:“慢来,慢来,这位兄台刚才所讲的,自是极有道理,但是却未说明不准别人再从你手上抢回呀,何况阁下所击败的只是日月头陀一人而已,与我们无涉,若阁下能将我等全部击败,我等自是无话说,各位看我说的可有道理?”

熊倜一听此言竟然愕在那里。

蓝大先生眉头一皱,正准备出来说几句公道话,哪知树顶上却传来银铃般一阵笑声,接着一个清脆的女孩子口音说:“白哥,你说这些人可笑不可笑?这么大了,还都是这么笨。”

另外一个童音接着也笑道:“是的,为了几只空箱子,居然打得你死我活的还不肯放手,真是好笑呀。”说完两个声音一齐笑之不已。

众人听了俱都一愕,七毒书生突地一探镖囊,拿出两颗他那囊中惟一无毒暗器“飞煌石”.反手向发声的树上打出。

哪知石子打出后,却如石沉大海,毫无反应,那轻脆声音女孩子又说道:“哎哟,这些人不识好人心,我们远巴巴地跑来告诉他们那箱子是空的,他们却拿石头打人,你说可恨不可恨?”

那男孩子又接着说:“是呀,你们再不客客气气地请我们下去,我们索性就不管走了,让他们打破头去,也不关我们的事。”

场中各人一听此话,俱都神色大变,知道此中必定大有文章。

蓝大先生道:“是哪一路的豪杰,何故躲在树上相戏,有什么话请下来说明,要不然我老要饭的可要亲自树上去请了。”

只听那女孩子又咯咯笑道:“怪不得师父说就数这老化子最难惹,要是得罪了他,被他打了师父也不管,我看我们还是下去吧。”

语声刚完,众人眼睛一花,面前已多了一黑一白两个小孩,白衣的是女孩子,黑衣的是男孩子,都是长得粉雕玉琢,可爱极了。

那全身黑衣的小男孩一落地后,抱拳为礼,说道:“太行山天阴教主坛司礼童子白景祥、叶清清,奉教主法旨,特带上便函一封,并向各前辈们问好。”说完罗圈作了一个大揖。

他这一说不打紧,倒把在场的这些英雄豪杰,各各吓出一身冷汗。

那白衣的女孩子也是一躬身,说:“教主并且说,叫我们将这里一位叫生死判汤孝宏的,立刻带往泰山,教主有事面商。”

黑衣童子白景祥,随即自怀中掏出一信,蓝大先生忙接过去,撕开信皮。看了之后,神色大变。

第四回 飘然老人

太行山,南北蜿蜒于山东省之北部,为山东与河北之分界,山势磅礴,纵横千里。

三十年前,太行山里建立了一个天阴教,教主苍虚上人夫妇,武功霸绝江湖,手下罗致的也俱是黑白道中顶尖儿的高手,主坛下分玄龙、白凤两堂,各统三个支坛,支坛下又分为十六个分堂,七十二个舵主,遍布于南七、北六十三省。

当时的天阴教真可谓之纵横天下,武林侧目,江湖中的任何纠纷,只要有天阴教涉及,莫不迎刃而解,天阴教的徒党,更是结众横行,做出许多不法之事,但官府也莫奈他何。

可是多行不义必自毙,当时侠道中的领袖,铁剑先生展翼,连结十三省武林好手,由南至北,将天阴教的分舵逐个击败,后来并得到一位异人所助,竟将天阴教一举而灭,但十三省武林好手,几乎全伤在此役之中。

可是天阴教的余威仍在,这么多年来,武林中人提起天阴教,仍然是谈虎色变。

是以方才那黑白两个童子,说是天阴教下的人物,想必是天阴教又重振江湖,在场诸人,除了熊倜之外,谁不知道天阴教的威风?

其中尤其是生死判汤孝宏,当年他亦是天阴教下的分舵舵主,但后来见大势已去,便悄然远引,此刻听叶清清说,天阴教教主要找他面谈,他深知天阴教教规之严,手段之酷,更是吓得面如土色。

那蓝大先生看完字条后,又将字交给唐羽,唐羽接过字条,高声念道:

“武林诸前辈大鉴:诸位业已受愚,粉面苏秦金蝉脱壳,只身带着成形首乌由水路上京,此事本属极端秘密,但愚夫妇却得以知悉,现已将此人拿下,为免诸位受其愚弄,特此奉达。

下月月圆之时,愚夫妇候各位大驾于泰山玉皇顶,到时有要事相商,望各位准时到达勿误,专此问好,焦异行、战璧君同上。

又及,生死判汤孝宏乃我教中叛徒,今特派教下司礼童子请之回教,届时万望各位袖手而观,盖天阴教中私事,尚不容人过问也。”

七毒书生唐羽念完信后,场中各人心里俱是怦然打鼓,不知天阴教主在泰山绝顶相召,究有何事,熊倜心里更是难受,他忠心为友,却不知反被王智逑所玩弄,吴诏云亦是在心中盘算,怎样来应付这件事。

熊倜又气又悔,将那箱子上的锁用力扭开,里面果然空空如也,于是他向诸豪说:“此次粉面苏秦所施之计,小弟实是不知,所以才弄成如此局面,还望各位多多见谅。”

此时那叶清清突地一声娇喝,说道:“生死判汤孝宏可别想走,我们教教主特来相请,难道你想敬酒不吃吃罚酒?”

原来生死判知道天阴教教主相召,定然凶多吉少,竟想趁着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,悄悄一溜,此刻他听到叶清清的娇喝,心想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?谅他们两个小孩,也不能捉到自己。

于是他猛一躬腰,竟自施出“蜻蜓三抄水”的绝顶轻功,往外逃去。

黑衣童子白景祥冷笑了一声,拱拳说道:“那敝教中叛徒妄想逃跑,实是自讨苦吃,晚辈们有公务在身,此刻先告辞了。”

说着与叶清清同时一躬,也不知用的什么身法,两条身躯如箭一般直窜而出,一晃眼失了踪迹,真是个轻快绝伦。

蓝大先生道:“此间的事,已经告一段落,我们先告辞了,下月月圆玉皇顶再见。”说完带着门下弟子,径自穿林而去。

群豪纷纷拱手散去,受伤的日月头陀,也被托塔天王手下的好汉,抬起救去。

七只精工打做的红木箱子,零乱地散在地上,镖伙们惊魂初定,熊倜的心里难受至极,他所付出的一份友情,竟浪费在一个存心利用他的人的身上,这是他最感悲哀的。

吴诏云心里更是难受,在难受外还加了一份惭愧,他和粉面苏秦结识多年,这次竟被出卖,惭愧的是他和王智逑到底是结义兄弟,王智逑欺骗了熊倜,他心中自也难受,再加上王智逑现已身落天阴教之手,谅必没有什么生还的希望,鸣远镖局经过这一次打击,也无法再抬起头来,前途实是不堪设想。

他想起他初出师门,抱负甚大,满想凭着一身武艺,创出一番事业来,但现在落得如此,再者技又不如人,就连那两个幼童,自己都不能相比。还说什么闯荡江湖,创业扬名呢?

他愈想愈是心灰,对熊倜说道:“想不到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我再也没有想到王智逑居然如此,反正日久见人心,彼此终有互相了解的一天,现我也无颜再去泰山与天下英雄相会,贤弟年少英发,日后必成大器,我带着镖队回转江宁后,决定远离江湖,再练武功,你我后会有期,但望贤弟能在泰山会上,出人头地,扬名天下,愚兄得知,也必替你欢喜。”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