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se the translation feature to translate novels into different languages

Divine Sky Sword Chapter 09

CSI
两人势均力敌,打了不要说二十式,连四十式也有了,吴诏云心中一动,猛然叫道:“熊贤弟快快住手,钟大侠说二十招内,便见胜负,现在二十招已过,想钟大侠言而有信,不会再打了。”

他这一讲,熊倜虽未住手,钟天仇脸上可挂不住,此时他正用到“金龙探爪”长剑下击,闻言猛地将剑式一收,双脚一面一伸,长剑平旋,硬生生将身躯拔了上去,转身落在屋顶之上,一言不发,朝屋后的暗影里飘然而退。

吴诏云道:“贤弟,我真的服了你,今后武林道中,全要看你的身手了。”

这时远处已有鸡啼声响。

镖车出了临城,断魂剑就觉得事情不对,一路上不绝地有飞骑往来,马上的也俱是些疾装劲服的精壮汉子,服色各个不同,神色之间,也是各不相干,但满脸都是风尘之色,像是都奔过远路的。

快到滕县的时候,突地前面奔来几骑健马,约有七八个人,片刻之间,已迎着镖队飞奔而来,马上骑士,浑身黑色劲装,头戴黑色马连坡大草帽,脚上是黑色搬尖洒鞋,打着倒赶千层浪的黑色裹腿,最妙的是连马都是黑色的,而且背上俱都斜背着一口似剑非剑,似刀非刀的外门兵器,黑乌乌的没有一丝光泽,非钢非铁,不知是什么打造。

人马急驰而来,对面前的镖队恍如未见,分成两队,擦着镖队的两旁过去,吴诏云暗暗一数,不多不少,正是八人。

此时连熊倜也觉得事情不妙,赶着马走到镖队前面,留意提防。

不一会儿工夫,前面又急驰过来儿骑,这次连马带人,却是通体纯白,马上的骑士却各个都是女的,但也是疾装劲服,从镖队两旁擦过。

熊倜咦了一声,掉头一望吴诏云,后面的吴诏云也觉得事情太过离奇,这两队男女,简直看不出是什么来路,吴诏云不禁心中暗自打鼓,希望这两队骑士和自己的镖车无关。

于是他催马赶上前去,对熊倜道:“我也看这路道不对,等会到了滕县,最好早些歇息……”

他正说着话时,泼喇喇一阵蹄声,方才过去的那两队骑士,又策马奔了回来,这次他们却十六骑一同回来,而且奔驰的时候,黑马与白马相间,一样一匹,又是从镖队两旁急驰而过。

吴诏云暗思道:“这又不像是黑道中踩盘子的,而且附近也绝无安窑立寨的,那么这些究竟是何等人物,气派声势,又都如此之大。”

他正自思索间,前面路上现出一片树林,树林虽然不太大,但青纱帐里,正是强梁出没的去处,断魂剑不禁眉头一皱。

转眼之间,镖已近树林,后面忽然蹄声大作,前面的树林一阵响动,片刻转出数十骑健马,此时后面的马队也正包抄上来,于是鸣远的镖队,被百数十匹健马围在核心。

吴诏云赶忙扬起左手,鸣远镖局的镖伙们倒是经过大阵仗的,并不慌乱,俱都紧靠在镖车旁边,静待吴诏云的吩咐。

吴诏云略一打量这些马上的汉子,就知道俱是手下的喽罗们,正主儿尚未到呢,于是傍着熊倜并骑而立,静待变化。

熊倜低声问吴诏云道:“怎么这些人却都不是刚才那些骑士?”

吴诏云心中也自纳闷,果然刚才那黑白两队骑士,此刻一个也没有看见。

不一会工夫,又有数十匹马自后赶了过来,吴诏云心中暗自发慌,绿林中人在道上夺镖,还没有听说过有出动如许多的人。

又过了一会工夫,树林背后转过七匹马来,当先那人头如巴斗,身材高大,骑在马上好像骑在驴上一样,两条腿几乎够着地上。

吴诏云一看认得,此人便是抱犊岗的瓢把子,托塔天王叶坤然。

第二匹马上坐的是个戴发头陀,吴诏云也认得那是江湖上有名的独行盗日月头陀。

第三、四人,是两个面貌完全一样的瘦削汉子,吴诏云一想,记得便是劳山双鹤,在山东半岛大大有名的郑剑平、郑剑青。

第五人却是个文士衣履的年轻后生,容貌十分清秀,赤手空拳,只是左边挂着一个鹿皮镖囊,双手戴着一双似绿非绿,乌光闪闪的手套。

第六人更是奇怪,全身金色甲胄,身材高大,竟像个阵上的将军。

第七人是个枯瘦老者。

吴诏云只认得前面四人,但鸣远镖局却和他们素无冤仇,不知此次为何联手来夺镖,皆因绿林中除非有着深仇大怨的人,从不联手夺镖的。

七匹马来到近前,那为首的托塔天王微一抱拳,说道:“吴镖头一向可好?近来少见得很,倒教兄弟非常想念。”说完哈哈一阵狂笑。

吴诏云也含笑点头道:“叶当家的这一向也好吗?怎的两位郑当家的和日月法师也一齐来了,难道敝镖局有什么地方礼貌不周吗?”

那日月头陀哈哈笑道:“什么话,什么话,待贫僧先替二镖头引见几位高人。”

他指着第五人说:“这位便是人称七毒书生的唐羽唐大侠,这位便是黑海中的总瓢把子海龙王赵佩侠,这位便是昔年威镇边陲的生死判汤孝宏汤大侠,想吴镖头必有个耳闻。”

吴诏云一听这三人的名号,不禁倒抽了口凉气,此三人只要有一个在此,便是无法收拾之局,何况三人竟全都来了。

于是他立即抱拳拱手道:“久仰三位的大名,今日得见,实是快慰生平。”

那七毒书生也在马上抱拳道:“阁下想必是鸣远镖局的二镖头断魂剑吴大侠了。”他斜眼一看熊倜说:“这位却陌生得很。”

吴诏云接着说:“这位便是昔年星月双剑的衣钵传人熊倜。”

唐羽哦了一声,满脸堆笑道:“这几天常听江湖朋友说起,江宁府出了个了不得的英雄,想不到今日却有缘碰到了。”

熊倜也在马上微一拱手。

唐羽又说道:“明人不说暗话,咱们今天的来意,想两位必也知道了,本来叶当家的和两位郑当家的和贵镖局的王总镖头另有梁子,但今日王总镖头既然不在,此事也就不提算了。但是贵镖局这次所押的镖,小弟和这几位却非常有兴趣,吴镖头若能将镖留下,那我唐某人担保不损贵镖局的一草一木,如若不然,想吴镖头是个聪明人,你请看今日的情势,也用不着小弟多说了,还望吴镖头三思。”

吴诏云此时方寸已乱,额上的汗珠,簌簌往下直流,一时竟怔在马上,不知究竟应该如何答复。

熊倜虽然不知海龙王与生死判的名头,但七毒书生唐羽,他却听王智逑说过,再加上这百数十骑,知道今天自己这确实难讨得好去,但是受人之托,在此种情况之下,为人为己,势又不能将镖车双手奉送,想了许久,他竟挺身而出。

他朝对面马上七人抱拳一拱,朗声说道:“小弟年轻识浅,又不懂得江湖规矩,但是想各位都是成名的英雄,今日即使以多凌少,将镖夺下,日后传将出去,于各位的颜面必甚有损,但各位势在必得,小弟受人之托,也是定要拼死保护,那么小弟倒有一愚见,不知各位可赞成否?”

他说完即静坐马上,等待答复,众人俱未想到熊倜会挺身而出,怔了半晌,还是唐羽说道:“想不到这位熊英雄倒真是快人快语,怪不得能名动江南。不知熊英雄有何高见,请赶快说出来,若真是合情合理,小弟们一定无话可说。”

于是熊倜招手将那七口箱子完全卸下来,放在地上,说道:“这里共有七口箱子,但真装有宅物的只有一口,而诸位又恰好是七人,现在我将这七口箱子放在地上,诸位每人可拿一口,谁人运气最好,准就得到这件至宝。”

熊倜话一说完,阿月头陀、托塔天王等俱都齐声赞成,而唐羽及汤孝宏却不发一言。

须知日月头陀、劳山双鹤、托塔天王的武功,比起生死判及唐羽,是万万不及的,他们这次前来截镖,是因曾经吃过粉面苏秦王智逑的大亏,故此随唐羽等前来报复,至于成形首乌,他们却不敢妄想得到,而海龙王此次仅是适逢其会,前来凑凑热闹,也没有什么想得到这至宝的野心。

现在熊倜所提出的意见如此,他们一想自己也有一分机会得此至宝,当然赞成。

于是熊倜又接着说:“这么鸣远镖局既将宝物双手奉送,各位当然俱无话说,也不会留难鸣远镖局的人了,可是小弟受人所托,来保护这件宝物,自也不甘白白被人拿去,诸位谁拿了那箱真的宝物,小弟却是知道的,小弟本着良心,自要从那人手中将宝物抢回,想各位俱是成名英雄,若然被小弟打败,那自然该将宝物还给小弟,各位想这办法可行得通吗?”

唐羽等被熊倜绕着弯子说了一大堆,竟都默然,唐羽突然心一动,回头向生死判看了一眼,见他正在颔首微笑,遂立即回答道:“这办法甚是公平,就照熊英雄所说的做好了。”

于是熊倜将七口箱子,极整齐地排在一列,放在他们面前的地上。

此时突然树枝一声响动,从树上跃下九人,也是极整齐排成一列,跃至箱子前面,圈子里立刻一阵骚动,熊倜也立刻大惊,定目一看,这九人全是鹑衣百结的乞丐,笑声兀自未停。

这九个乞丐落在地上后,未等别人开口,当中的那一个人已朗声笑道:“这主意确是好极了,只是我们弟兄也要算上一份。”

熊倜尚未答话,唐羽已自马上跃出,轻飘飘地落在箱子上,答道: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蓝大先生到了,蓝大先生既然也有兴趣,那么也算一份,自然是应当的了,只是我虽答应,别人若不答应,小弟亦是无法。”说完一阵咯咯大笑。

蓝大先生听了,两眼一瞪,说道:“我穷要饭的远道来此,谁好意思踢开我呀!”

此时那海龙王赵佩侠突地大声说道:“此事小弟本觉无甚大意思,既是这样,小弟退出好了,小弟的这一份,让与蓝大先生如何?”

熊倜上下打量着这位在江湖上势力极大的丐帮帮主,只见他乍眼望去,和普通乞丐并无二样,只是双目神光饱满,衣服虽是千创百孔,补了又补,洗得却极干净,尤其刺眼的是双手宛如白玉,右手中指上戴了个奇形戒指,式样奇古。

蓝大先生笑着说道:“既然有人割爱,那是最好的了,此刻时光已不早。我看一人先拿一个箱子再说,看看谁的福大命大,得到这件东西。”

唐羽说道:“敝人也有此意,早些了断最好。”说着随手捡了一个箱子。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