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se the translation feature to translate novels into different languages

Divine Sky Sword Chapter 06

CSI
那堂倌笑道:“南京城内鸣远镖局的总镖头,宝马神鞭萨天骥的大名,谁人不知!”

熊倜道:“那鸣远镖局在哪里?”

堂倌道:“你原来是要找萨天骥呀!鸣远镖局倒是好找,从这里过两条街口,朝左一转弯,你就可以看到鸣远镖局的大招牌,不过你要找萨天骥,却来晚了五年。”

熊倜惊道:“难道他已死了?”

堂倌道:“好多年前,鸣远镖局来了两个男人,和一个女人两个小孩,听说那两个男人也是有名的武师,后来不知怎地,萨天骥把那两个男人弄死了,大的小孩也不晓得跑到哪里去,萨天骥却和那个女人姘上了,本来大家还不知道,哪晓得过了一年,萨天骥竟和那女人结婚。镖局里的都是好汉,大家都不满意他,不过因为镖局是他开的,也没得办法,哪晓得过了不久,萨天骥把镖局的事务忽然都交给二镖头金刀无敌镇三江骆永松,自己却带着那女人和小孩走了。”

熊倜问道:“那萨天骥现在在哪里?”

堂倌道:“这个我却不知道了,你不如到鸣远镖局去打听打听,也许那里有人知道。”

熊倜此时悲愤交集,哪里还吃得下东西?匆匆付了账,就往鸣远镖局走去。

熊倜看见鸣远镖局两扇黑漆的大门尚自紧闭,他也不管,走上前去,大声敲起门来。

过了一会,只听里面有人嘟嘟哝哝地骂道:“是哪个丧气鬼,这么早就来叫丧。”

熊倜听了大怒,大门呀地一声,开了一条小缝,钻出一个人来,睡眼惺忪地说:“是谁呀,来干什么的?”

熊倜正没好气,随手一推,门呀地开了,那人也随着跌跌冲冲地往后倒了去,熊倜大声对那人说:“快把你们总镖头找出来。”

那人见熊倜年轻,以为好欺,嘴里骂道:“你他妈的也配!”反手一个巴掌,向熊倜脸上扇去。

哪知熊倜右手一挥,左手抓着那人的衣襟,一抛一送,那人便叭地一声,远远地跌在地上。

不一会儿,屋子里出来一大群人,一个个俱都是衣冠不整,睡眼惺忪的样子,显然是刚从被窝里出来的,其中走在前面的,是个身材特别高大的汉子,浑身皮肤黑黝黝地,远看活像生铁铸成的金刚,此人正是鸣远镖局里的台柱镖头之一,神刀霸王张义。

他走到屋门口,突然停了下来,将两手大大的分开,拦住了后面的人,上上下下地量着熊倜,蓦地大笑起来,说道:“我听王三说有人来踢镖局子,我当是什么三头六臂的好汉,却原来是这样个小兔崽子。”

后面跟着的人,也哄着笑了起来,像是完全没把熊倜看在眼里。

张义转身对身后的人说:“这兔崽子长得倒是挺标致的,只可惜又小又嫩,只怕挡不住大爷我一下子。”

后面那些高高矮矮的鲁莽汉子,听了更是笑得前仰后合。

熊倜忽然窜上前去,也未用什么招式,朝张义扇了正反两个耳光。张义只觉眼前一花,脸上已着了两记,张口一喷,连牙带血,溅了一地。

张义怒喝道:“好个小兔崽子,连招呼都不打就下手了。”刚说完,长臂一伸,一招“金豹露爪”向熊倜抓去。

熊倜轻敌过甚,冷笑一声,右臂一挥,左手前探,准备照方抓药,像刚才一样,摔他个四脚朝天,哪知张义却远非刚才开门的王三可比,他素以神力著称,何况熊倜这一挥,只用了二成力,竟未能将他格开,张义将招就式,反手一招“金丝绞剪”,竞将熊倜右手刁住,长大的身躯,微往外倾,一招“魁星踢斗”,右手猛力回带,疾的一腿,朝熊倜踢去。

熊倜骤逢险招,又是初次出手,不免有些心慌,但他毕竟功力深厚,微一用气,真气即灌达四肢,左掌弯式往下去削踢来的脚,右手微一用力,张义即觉把持不住,蓦地回手收腿,左脚跟一用力,“金鲤倒穿波”,往后猛窜,以求自保,此时熊倜只要顺势前往,再施一击,即可成功,但是他到底临敌经验太少,竞未能连环用招,须知他练功全是独自一人,连对手过招的都没有,自然初出手时,难免有此现象。

张义身刚立定,气虽已馁,但仍不肯就此收手,正准备再往前冲,突地又回念一想:“此人年纪虽轻,武功却深不可测,不知何门何派?来此又有何事?是敌是友尚未分明,我何必这样苦撑,即使伤了性命,又有何用……”

于是他不再出招,但他是个莽汉,不善言词,竟也未出言相询,熊倜见他怔怔地站在对面,不解何故,暗忖道:“常听若兰姐说,世道人心,最是险恶,你不伤人,人便伤你,现在他虽是呆站在此,但心里却不知在转什么坏念头,不如我先发制人,先打发了他再说,免得反吃人亏。”

此刻他轻敌之心已泯,一出手,就是“苍穹十三式”里的绝招,身躯微一顿挫,人已如箭般离地而起,“泛渡银河”,以掌为剑,带着一股劲风,向张义当头挥下。

张义正自盘算如何开口,熊倜人已袭到,“神力霸王”久历江湖,知道这种身在空中,即已发出的招式,你愈是伸手格拒,所受的也愈重,于是他猛力右旋,想避开此招,但“苍穹十三式”一招即出,其余的招式自会连环运用,除非对方亦有极高的武功,否则绝难逃出,熊倜右腿外伸,双手齐下,张义只觉漫天俱是熊倜的掌影,连躲都无法躲得。

忽然一人自内奔出,大喝道:“快往下躲。”但张义已在掌风笼罩之下,已是身不由主,熊倜右手斜削“落地流星”,张义右颈一麻,人已昏了过去。

那奔出来的人朗声笑道:“好身法,好身法,想不到昔年威震江湖的‘苍穹十三式’,又在此地重现。”说完又深深一揖说道:“小弟是此间镖局的管事的,江湖上的朋友都叫我粉面苏秦,王智逑便是在下,其实呢,这都是朋友们的抬举罢了。”说完又大声笑了起来。然后接着说:“看兄台的身法,想必是当年以‘苍穹十三式’饮誉江湖的星月双剑的后人了,想当年江湖上人,谁不对戴、陆两位前辈敬仰得五体投地,只是自从星月双剑故去后,‘苍穹十三式’竟成绝响,想不到兄弟今日有缘,能再睹奇技。”

熊倜道:“小弟正是星月双剑的嫡传弟子,此刻到贵镖局来,便是有几件家师当年未了之事想来请教。只是贵镖局的大镖头们却恁地厉害,不分青红皂白,就要拿小弟试手,小弟这才得罪了,还请总镖头多多原谅。”

王智逑哈哈笑道:“这都怪小弟太懒,起床太晚,接待来迟。”他看了仍然倒在地上的张义一眼,目光里流露出一丝奇异的光芒,但一闪而没,回头又招了招手,叫伙计们照料张义进去,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这个兄弟,就是这样鲁莽脾气,想必是他开罪了兄台,您才惩戒惩戒他,这是他咎由自取,如何能怪得别人。兄台如不介意,请里面叙茶,兄台如有事吩咐,小弟若能办到的,一定效劳。”

于是王智逑拱手让客,熊倜也坦然人内。

二人互道姓名,客套一番后,王智逑道:“熊兄只怕不知,这几年来江湖上人材辈出,无论黑白两道,都有几个震动武林的后起之秀,其中最使江湖侧目的,有天山冷家兄妹的传人,冷如水、冷如霜和钟天仇,十三省丐帮的新选龙头帮主,蓝大先生,四川唐门的七毒书生唐羽,江苏虎丘的东方兄妹,此外峨嵋的孤峰一剑,峨嵋双小,武当的四仪剑客,俱都是百年难见的武林俊秀,更可惊的是,据说昔年纵横天下的天阴教又在山西的太行山左进死灰复燃,教主是一男一女两个不知姓名出身的年轻男女,如传闻是实,只怕武林又难免蒙劫了。”

他说完了又是哈哈一阵大笑,举起大拇指向熊倜一扬,说道:“不过据我看来,这些人虽都是武林之杰,但比起熊兄来,只怕都有逊色,熊兄此番出来闯荡江湖,我担保不出数月,定然名动江湖。”

熊倜笑道:“总镖头过奖了,只是小弟此番前来,确真有几件异常重要的事,待一一了却。此间镖局,昔年是萨天骥所创,所闻人言,此人今已远走,想总镖头定必知道他的去处。”

王智逑道:“熊兄若是打听别的人物,只要是江湖上稍有名气的,小弟不敢说了如指掌,但也略知一二,但是这萨天骥么……”

他故意把语声拖长,偷目一望熊倜,熊倜一提到萨天骥,就显得异常忿恨,心中暗喜,知道自己所料的不差,连忙接着说:“按说南鞭萨天骥,也是极负盛名的人物,但自从他当年手创星月双剑后,想必自己心虚,埋头归隐,从此便不知去向,要找他实是困难已极。”

熊倜听了,忍不住面色突然变得失望和悲愤,站起来道:“这姓萨的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,我就算是上天入地,也要找他出来,总镖头既然不知道这厮的去处,那么小弟就此别过。”

王智逑连忙将他拉住,说道:“熊兄切莫太过急躁,想熊兄初入江湖,朋友自少,小弟虽不成材,但无论黑白两道,都还有个交情,熊兄若把小弟看成个朋友,此事自管交给小弟,小弟决定尽全力探访出萨天骥的下落,岂不比你独自探访要好得多么?”

熊倜此刻方寸已乱,闻言一想,也是道理,扑地拜倒,含悲说道:“小弟举目无亲,凡事只有仰仗总镖头了,日后粉身碎骨,必报大恩。”

王智逑也对面拜倒,双手搀扶熊倜,说道:“熊兄切莫这样,折煞小弟了,有话慢慢商量,我总要替熊兄想个万全之计,但却千万心急不得。”

王智逑把熊倜扶到椅子上,熊倜仍然含悲未住,王智逑说道:“熊兄单身入江湖,想必无甚牵挂,如果不嫌此地简陋,不如就搬来住下,一来省得别处不便,二来日后有事,也好商量。”

熊倜虽是聪明绝顶,但终究是历练不够,竟也一口答应下来。

王智逑见他已答应,心中暗喜,忙道:“熊兄还有什么行李、衣物,可要一并取来?熊兄日后若有所需,也请只管开口,此后你我便是一家人了。”

第三回 人心难测

原来王智逑、张义和另外一个叫吴诏云的,并称金陵三杰。吴诏云武功最高,掌中剑得自点苍派的真传,人也很正派。张义人虽粗鲁,但无心机,空自力大无穷,武功却不甚高。王智逑除了轻功尚可观外,一无所长,反居金陵三杰之首,江湖上人一提起粉面苏秦,谁都头痛三分,皆因他诡计多端,眼皮杂,手面宽,官的、私的、黑道、白道,只要碰着他,无不被他占了便宜去,但却无话可说,张义对他更是口服心服,吴诏云虽对他时有不满,但他们结义在先,也只得罢了,什么也敬他三分。

他之所以结交熊倜,亦是别有用心的。当年萨天骥走时,并未交待任何事情,是以当时镖局群龙无首,大家都想夺取总镖头之位,这时吴诏云、张义都是初入镖局,王智逑便利用此二人,取得总镖头之位,其余的镖师一气之下,也散了大半。

于是鸣远镖局偌大一份基业,眼看就要风消云散。哪知王智逑却另有手腕,他竟取得官府合作,这样一来,鸣远镖局的业务,才又蒸蒸日上。

就在熊倜到镖局前不久,在浙、皖、苏交境处的荸山脚下,忽然出了一枝成形首乌,这种东西本是天地间的至宝,哪知却被一樵夫无意间得到,那樵夫终年劳苦,也不知道此物究竟是什么,只想到一定值钱,跑到药铺,卖了几十两银子。

这药铺老板,却是个官迷,得了此物,喜不自胜,带至江宁府去,想献给皇上,希望能博到一官半职,好光耀门楣。江宁府也想借此升官。但知道江湖人士听到这种消息,沿途势必前来抢夺,他就把这难题交给鸣远镖局,让他将此物送至帝京。

鸣远镖局的镖旗虽能卖几分交情,但这种东西却大非别物可比,消息刚传出,王智逑便知道许多人在动脑筋,甚至有些已归隐的前辈,也都来蹚这趟混水,皆因此物于练武之人大为有益,王智逑即是再多计,也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尤其此物关系太大,万一失落,真是不堪设想。

是故他一见熊倜,非但武功深妙,而且初出道是个雏儿,容易瞒哄,就心中有了计较,想利用熊倜,将这个至宝安送至京师。

于是他就用言语哄骗熊倜,要他一同押镖入京。

当晚,王智逑大排筵席。金陵的鸣远镖局灯火辉煌,江宁地面成名的英雄豪杰,差不多全被请到。

到场的豪门总有一二十位,其中较负盛名的有东山双杰、王氏兄弟,长江的水路英雄浪里神黄良骅,四通镖局的正副镖头,八手神刀客徐葆玉,飞燕子徐涛,以及江宁府省城内外,一万多个靠横胳膀混饭吃的龙头老大,小山神蒋文伟,此外还有一些,也都是些成名的江湖人。

粉面苏秦带着熊倜将这般人物一一引见了,而且将熊倜的武功夸得天上少有,地上无双,大家看他只是年轻的小伙子,虽然知道他是星月双剑的衣钵传人,但听着王智逑如此吹嘘,心里多少有些怀疑和藐视,但看在金陵三杰的面上,对熊倜却也极力恭维。

酒来酒往,大家喝得兴高采烈时,小山神蒋文伟忽然站了起来,高声说道:“各位兄弟,今日承蒙王总镖头的宠召,得幸识得了这等少年英雄,我知道大家一定很痛快,只是酒色相连,英雄定必要配美人,你我众家兄弟,虽不能称得上英雄,但也差不到哪里去,我主张飞柬相传,把秦淮河上的那些娘儿们都叫了来,大家在一块乐乐。”

他话刚讲完,立刻就得到一片哄然附议之声,有的竟鼓起掌来。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