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se the translation feature to translate novels into different languages

Divine Sky Sword Chapter 01

第一回 星月双剑

江南春早,草长莺飞,斜阳三月,夜间仍有萧索之意,秣陵城郊,由四百横街到太平门的大路上,行人早渺,树梢摇曳,微风飕然,寂静已极。

蛰雁惊起,远处忽然隐隐传来车辚马嘶,片刻间,走来一车一马,车马蹿行甚急,牲口的嘴角,已喷出浓浓的白沫子,一望而知,是赶过远路的,马上人穿着银白色的长衫,后背长剑,面孔瘦削,双目炯炯有神,顾盼之间,宛如利剪,只是眉心紧皱,满脸俱是肃杀之气。

此时银辉满地,已是中夜,万籁无声,马蹄踏在地上的声音,在寂静中分外刺耳,马上的银衫客把缰绳微微一紧,侧脸对着赶车的那人说:“老二,轻些,此刻已近江宁府的省城,要小心才是。”

赶车的也是个遍体银衫的中年汉子,身材略胖,面如满月,脸上总是带着三分笑容,听了马上人所说的活,像是并不十分注意,车行仍急,只是笑着说:“大哥也是太过谨慎了,咱们从北京到这儿,已是几千里路咧,也没有一点儿风吹草动,我真不知道您整天担的哪门子心?”

语音清脆,说的是一口纯粹的官话。

马上人微摇了摇头,张口像是想说什么,向赶车的侧睨了一眼,又忍住了。

赶车的忽地将马鞭随手一抡,在空中划了个圈子,鞭子抡得出奇的慢,但竟隐隐有风雷之声,此时,他笑容更见开朗,大声地说:“就算有个不开眼的狗腿子,来找咱们的碴,凭咱们手里两把剑,还怕对付不了他们?”

话声方歇,只听得远处有人冷冷地说:“好大的口气。”

语音不大,隔着那么远的距离,入耳却极清晰,一字一声,锵然若鸣。

马上人脸色顿变,手朝马鞍微按,人已如箭般直窜了出去,宽大的衣袂,随风而起,人在空中微一顿挫,将手里拿着的马鞭,向下一抡,人又向上窜了丈许高,放眼一看,只见四野寂然,哪有半条人影?

赶车的端坐未动,回头向车里看了一眼,车里的人呼吸甚重,都已睡熟了。

此时马上人用极快的身手在四周略一察看,银白色的衣服在月光下宛如一条白链,忽又冲天而起,飘飘地落在马上,眉心攒得更紧,说道:“此人武功深不可测,若真是京里派下来的,只怕……”

赶车的此时笑容已敛,长叹了口气,接着说道:“是祸不是福,反正这副千斤重担,已落在咱们肩上,咱们好歹得对地下的人有个交待,只好走着瞧吧。”

手中缰绳一紧,车马又向前赶去。

骑在马上的名叫戴梦尧,赶车的是他师弟陆飞白,他俩人本是表兄弟,后来家败人亡,弟兄俩随着采人参的药贩流亡到关外,经过居庸关时,偶得奇缘,被隐居在八达岭青龙桥的一位长白剑派的名宿看中,收为弟子。这位长白剑派的名宿行辈甚高,从不示人姓名,也是他弟兄有缘,在青龙桥一呆七年,二十年前他弟兄初入江湖,在紫荆关南的四陵旷地上,双剑歼七煞,听说紫荆七煞的七件外门兵器,竟未能搪过十招。紫荆七煞雄踞多年,竟被一举而灭,没有逃出一个活口,江湖闻讯大惊,都想一睹二人真面目。

不久西河江湖黑白两道在高碑店群雄集会,谈判走镖的道儿,自是越谈越僵,此时他弟兄俩突然出现,以“苍穹十三式”镇住在场群雄,这才扬名天下,江湖上人称星月双剑,苍星银月,从此饮誉南北。

后来这两人忽然一齐失踪,江湖上传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有人说他们被仇家毒计陷害.已经亡命,这消息越传越广,似乎真实性也越大,于是江湖中人各个拊掌称快。

星月双剑生性傲岸,形踪飘忽,绝少真心的朋友,而且仇家事情做得甚是干净,侠义中人虽曾倡言复仇,但事过境迁,遂渐渐淡忘了。

他们被仇家陷害是真,人却侥幸未死。两河绿林道的总瓢把子,笑面人屠申一平,不知怎么得到苗疆秘术,远赴苗山,采集在深山中蕴育千年的桃花瘴毒,凝炼成一种极厉害的毒汁,装在一个用百炼精钢煅成的极小钢筒里,机关一开,毒汁随即喷出,只要中上一滴,不出十二个时辰,全身溃烂而死,端的是霸道已极。

笑面人屠申一平和紫荆七煞本是生死之交,对星月双剑早就恨之切骨,却惧于他们的武功,迟迟未敢动手,此时仗着这歹毒的暗器,定下一条毒计。

申一平五十大寿那天,在北京城郊的马驹桥大宴黑道群雄,却早就派人专程赶到峰山边去找星月双剑,等了旬日,才找到他们,说是申一平决定在五十大寿那天,金盆洗手,从此息影江湖,并且借此解散两河绿林道,所以特请星月双剑前往主持。

星月双剑不疑有他,于是欣然前往,申一平却在上酒的时候,手中暗藏毒汁钢筒,溅在他们身上,星月双剑就在毫无所觉之下,中了他的道儿。

寿堂上宾朋满座,烛影摇红,酒过数巡,星月双剑发觉离去的人越来越多,寿堂上剩下的,俱都是些申一平的死党。陆飞白发觉情形异样,把酒杯一举,朝着申一平笑道:“咱弟兄承总瓢把子的抬爱,能眼见总瓢把子解散两河绿林道,造福行旅的盛举,此时酒足饭饱,希望您吩咐一声,让咱们也好早点高兴。”

只见申一平恻恻的一笑,说道:“您说的是什么话,两河绿林道的基业创办已久,哪能从我申一平手上毁去,我看陆侠客想是醉了。”

堂上群豪哄然一笑,笑声中带着异样的轻蔑,陆飞白大怒,将手中酒杯叭地一声,打得粉碎,朗声说道:“申一平,你这算是什么意思?”

笑面人屠哈哈狂笑,说道:“你们星月双剑称雄一时,现在也该收收手了,我申一平宽大为怀,让你们落个全尸,老实告诉你,你们身上已中了我用千年瘴毒炼成的毒汁,一个对时之内,全身将会溃烂而死。”

说完又是一阵大笑,得意已极。

戴梦尧听完全身一震,低头一看,膝上的衣服已烂了碗大一块,里面隐隐传出恶臭之气,知道申一平所言非虚,用手一拉陆飞白,低低地说:“老二,别动气。”

随即朝着申一平将手一拱,朗声笑道:“笑面人屠果然名不虚传,我们栽的总算不冤枉,既然总瓢把子网开一线,我弟兄从此别过。”

陆飞白此时也自发觉,一言不发,随着戴梦尧往外走去,申一平并不拦阻,朝着群豪大声笑道:“星月双剑果然聪明,现在就去准备后事。”

大堂上笑声哄然,申一平笑声更厉。

陆飞白身体蓦然往后倒纵,长剑顺势抽出,头也不回,反手刺去,长剑宛如一道银虹,带着凄厉风声直取申一平,这正是“苍穹十三式”中的绝招,“天虹倒划”。申一平笑声未落,剑已临头,只得往桌下窜了出去,陆飞白剑势一转,右腿往后虚空一蹴,“星临八角”,长剑化做点点银星,向申一平当头罩下,申一平就地一滚,冠罩全失,躲得狼狈已极。

这种地趟救命的招数,武林中多不屑为,申一平乃绿林盟主,武功本自不弱,却因毫未料到陆飞白出手之奇,故此才身形慌乱,当着手下如许多人,用出这种身法,实是万不得已,然却丢脸已极,当下申一平不觉大怒,厉声道:“好朋友不卖面子,并肩子动家伙招呼他。”

堂上群豪顿时大乱,抽兵刃,抛长衫,眼看就是一场血战,忽地有人厉声一喝:“都给我住手。”

申一平仗以成名的一对奇门弧形剑正待出手,听见有人发话,不禁一顿,陆飞白却不理这碴儿,长剑一点桌面,人又借势向上拔了几尺,身形略一顿挫,剑势由第五式“落地流星”化做第十式“泛渡银河”,银光如滔滔之水,往申一平身上逼去。

“星月双剑”以“苍穹十三式”饮誉武林,剑式自有独到之处,他不仅快,最厉害的是身形不需落地,剑势可在空中自然运用,申一平不但没遇过这种对手,甚至连这种剑法都未曾见过,又如何能够抵挡,只得大仰身,往后急窜,又是一阵忙乱,方才躲过这剑。

戴梦尧眼见陆飞白连用绝招逼住申一平,想置之于死地,心中暗自思索:“即使将申一平杀死,自己性命也是难保,何不先设法出去,如能万一救得自己的性命,日后还怕没有报仇的机会?”

于是他也大声喝道:“二弟住手。”音如洪钟,入耳锵然。

陆飞白身随剑走,“云如山涌”又待向申一平发招,听见戴梦尧的喝声,硬生生将已发出的剑招收了回来,游目四顾,只见大堂上的人虽都已抽出兵刃,但却没有一个人出手。

此时,刚刚发话的人已缓步走了出来,神态甚是从容,却是一个中年文士,他朝申一平朗声说道:“他二人已中了总瓢把子的极毒暗器,谅也活不过明晚,我看你还是高高手,把这两人交给我带回去算了。”话虽说得客气,神情却甚是倨傲。

申一平手里拿着一对弧形剑,怔怔地站在那里,甚是狼狈,听了这人的话,非但不以为忤,仿佛这人对他倨傲,是理所当然的,只是想了一会儿,中年文士已是不耐,拂然说道:“想是总瓢把子不卖我这个面子了。”

申一平连忙弯下腰去,说道:“但凭熊师傅的吩咐,只是以后……”

中年文士立刻接着说:“两虎相争,必有一伤,你们两家的事从此已了,以后的事,全包在我的身上。”

说完后走向星月双剑,说道:“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,星月双剑,的确不凡。”突然他把话声放得极低:“二位何必跟这班小人们动怒,‘桃花瘴毒’子不过午,两位不如跟在下同去,也许还有活路可走。”

戴梦尧虽觉此人太是诡异,但是人在求生的欲望之下,也就管不了这许多了,只得说道:“一切遵命。”

那人听了,展容一笑,似乎很是高兴,将手朝申一平一拱,眼光朝四周略一睥睨,笑着说:“瓢把子的高义,兄弟心领,今日就此别过了。”

他们走出门外,星月双剑只觉一阵清凉之气扑面而来,夜寒如水,酒意全消,但脚步却愈形沉重,腿弯已然麻木。中年文士手一摆,一辆装潢华丽的套车急驰而来。

他们上车后,那中年文士并未和他们同坐车内。车内装置华美,窗帘椅套,全是绝上品的贡缎,星月双剑不觉疑团更重,那中年文士究竟是何等身份?为何缘故仗义伸手来管这件闲事呢?

车行甚急,没多久,两人便渐渐晕去。

醒来时,却是躺在一张非常柔软的床上,这和他们以前所睡过的迥不相同,屋里窗明几净,一尘不染,靠壁放的是堆列齐齐的书架,一琴一几,安放得都俱恰到好处,仿佛是富贵人家的书房,窗户向外支起,从窗口看出去,只觉林木葱郁,庭院很深,渺无人迹,偶有鸟语虫鸣,从远处传来,令人有出尘之感。

戴梦尧首先醒来,不一会儿,陆飞白也醒了,他身体一弓,刚想坐起,又扑地倒在床上,不禁叹道:“想不到这桃花瘴毒恁的厉害,我总算开了眼界了。”接着又低声问道:“这是何等所在,我们怎会到了此处?”

戴梦尧眉头一皱,也低声说道:“二弟切莫乱动,我们此刻凶吉尚不自知,最好还是先试试能否运气行动,万一有变,也好应付。”

陆飞白正想答话,突然门帘一掀,进来一人,正是那诡异的中年文士,笑吟吟地站在门口,一进来就笑着说:“两位暂且好生休养,托天之幸,现在总算已脱离险境,这瘴毒恁的厉害,两位能否脱险,事前我也难以预料呢!”说完微笑着向前走了几步。

戴梦尧挣扎着想要坐起,那中年文士连忙走上将他扶着睡好,正色说道:“我知道两位此刻必在怀疑我是何等人物,有何居心,只是两位现在尚未痊愈,不宜伤神,好在来日方长,彼此即是一家人了,什么话都好说。”

戴梦尧道:“阁下活命之恩,小弟实不敢言谢,不知可否请教阁下高姓大名,也好让小弟们铭记在心。”

Post a Comment